桃花煮米粥

看戏

“永近英良。”

“小学时,喰种搜查官的父亲死去,在看护机构生活。”

“而后被养父收养,再来与金木研相遇。”

“运用[CCG]~TSC的经验,周游世界各国,开展「共同战线」,从事和平活动。”

三句话,轻描淡写就是他的一生。

他为他机关算尽,为他历尽一世苦难,为他毁了自己原本安稳闲致的人生,最后就得了一句“与金木研是一辈子的挚友”,和一句从未得到过回应的喜欢。

讽刺至极。


亲友问我觉得为什么英会选择去周游世界。明明终于尘埃落地了,为什么英没有选择留在他的金木身边。

我说你以为他是真的放下了吗。

你以为他是真的想拯救世界吗。

他拯救世界究竟是为了谁啊。

世界与他何干,他想拯救的,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一人而已。

他不离开又能如何呢?把金木抢过来?让金木在他和董香之间选一个?或是像以前一样整日粘在金木身边,粘到旁人觉得他才是金木的伴侣?

爱情是先来后到的。英虽然先来,但终究是后到了。

英太聪明了,他看得太透彻了。金木的身边现在有很多人了,金木不再孤单,不再需要他照顾了。

所以他离开,去周游世界,去搞什么和平战线。

那是他以自己的余生为代价,送给金木的最后一份礼物。

永近英良的这颗真心,给了金木研,便再没有第二颗真心给别人了。

你说金木不在意英吗?怎么可能。

但英只有金木,金木却不只有英。

英给了金木一整颗心,金木却只能给英一部分心,哪怕那是最多的一部分。

永研是毋庸置疑的双箭头,只是一个箭头远远粗过另一个罢了。

我只是心疼,英为他的金木求了一辈子,却从不曾为自己求过什么。

我只是心疼,那个说兔子太寂寞就会死掉的少年,如今也受得住这份寂寞了。


金木的世界里早已不是只有英一人了。

可英的世界里,一直只有那个头发软软的、爱看书的、笑起来很好看的金木研。

只此唯一,至死不渝。